November 1st, 2012

*谢德庆:「生命就是一場徒刑」、「生命就是渡過時間」、「生命就是自由思考」。

谢德庆,我最敬佩崇拜的艺术家之一。台湾人,74年跳船偷渡到了美国,78年开始在纽约做了5件一年表演(one year performance):

一整年的時間孤獨禁閉、無任何交流溝通;
一整年一天二十四小時,每個小時準點在打卡鐘上打卡;
一整年在沒有庇護、遮罩的街頭上生活;
一整年與藝術家蒙塔諾近身束縛在一起卻不相觸碰;
一整年不作藝術及不參與任何藝術活動。

在象山校区图书馆找到《Out of Now》,看到许多以前没见过的图像资料。



第一天和第365天


ooO( What the fk am I doing… )





来次够!




ooO( What the fk am I doing… )







每天的活动路线都有记录





这不是那胖子吗!?


淫魔


有好几张这样一片漆黑的,天知道他们在干嘛



打架。。

台湾《破报》今年的文章和对谢的破访谈不错,附一些破摘录:

他對生命下了如是總結:「生命就是一場徒刑」、「生命就是渡過時間」、「生命就是自由思考」。

兩者(谢和佩帝)都是積極的否定者,否定創造性的生產或發明、否定效率或意義性行為。

以佩帝的一段話語來說明這無用之用的美學:
遭受苦難的榮耀引不起我的興趣。
另外,我不相信任何事情。無用是我唯一喜愛的事
你必須與自然天候抗爭,以學會待在鋼索上其實沒什麼。
重要的是這個:在你的瘋狂裡,直挺挺的撐著待下去。

那時後的我非常虛弱,一個小女孩的說話聲,在我聽起來都像是野狼一樣。

早餐是一樣的三明治,晚上永遠是一樣的牛肉蓋飯,完全沒有改變,但是我又不能說話,有一次……

謝:我覺得不再創作是我的出路,現在我沒有什麼好對外面發牢騷的,生命就是把它過完。反叛、背叛、犯罪、懲罰、受苦、自由這樣的循環,我比較不陌生,我的生命一直是這樣。我這個年紀也是活在當下,我比較享受的是不被打擾的時光,比較慢的時間,可以慢慢思考。我現在正在找一張特別好的椅子,可以讓我好好坐在上面發呆、思考。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