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30th, 2010

转:Summer by Weiyi

原文

这个非常风月的夏天我认识了两个特好玩的人,一个变态。夏初的时候认识BOO,在上海。后来我们就成了skype上的话唠。讲话讲到半夜引得妈妈都来看。他是个好玩的人因为很难有人像他,兼具柔软和野心勃勃。有的时候我很嫉妒,因为他就是能告诉你,他将来要成为谁,要站在什么样的位置上。并且他已经在前往这个地图上看不见的位置的路上。有的时候这个世界令人厌烦的原因之一是因为有太多人在炫耀自己已经拥有的东西。所以能够碰到一个炫耀自己将要拥有,还未拥有的事物的人,我觉得特别的奢侈。特别热的时候在上海看了巨型的过家家一样的世博,把相机手机都给了弟弟,看到好朋友Ika默默地喜欢一个很遥远的人。回长沙一周后,又去了北京,去看另外的好朋友,和一些展览。结果朋友比展览精彩。结论是:能让我特别放松到可以够脱了鞋跪在餐厅的沙发上吃饭的,就一定是好朋友。更热一点,Ika来了长沙。然后张老师就来了,去了mini midi。听了严峻嗑瓜子。观众巨不给力。有个晚上我想了很多,但是我暗自决定了下:1。以后一定不做让我妈伤心的事。2。除非是要骗光别人遗产,否则不结婚。3。以后不当平面设计师。其实很好笑,系主任之前写邮件说,我终于找到我自己了。这个假期我终于知道自己不是一个平面设计师了。然后就做了个星星的衣服,买布花了45块钱,借外婆的缝纫机,爱姨的相机。13岁的妹妹当摄影师,爸爸开车出去送我们拍照。贴到豆瓣上,本意是跟BOO讨论下怎么做展览。结果事情的发展超出我的预期。我封了那帖子。大部分原因其实是因为我自己不自信。我害怕在我还没有把这个东西搞到一个好的状态的时候就被很多人看见了。为了客服这个胆怯的心态,我开始做网站。我野心很大。我不要做selected works。我要放从2岁的时候画的涂鸦到今天为止,所有我做的东西。那些让我难堪的,羞于启齿的,和让我成长,让我强壮的东西放在一起。他们不是我的孩子,我是他们的孩子。我想说,我不想展示自己。我给你看我的挣扎,我最糟的抄袭。你知道展示‘全部’而不是‘精选’对一个做设计的人来说是一个多么需要勇气的事情。但是诚实跟勇气,要比那些流行的所谓创意产业昂贵多少倍。然后高磊来长沙送书,我就停做网站了。所以说诚实跟勇气被懒惰打败了。结果第2天我就成了他女朋友。这个人和我特别不一样。比如说,有的时候我觉得我是一个完全不需要和异性的关系的人。我厌烦处理,我难以维持。当我独处,我觉得自己已经是完整的。但是这个事情对他却是生活中特别重要的一部分,这个对我来说太奇怪了。他说一些事情的时候,我脑袋里面一直在问:这个人怎么会把生活搞成这样。但是有一部分我们几乎完全一样。由于这个极端喜欢叙事体,会半夜4点多打电话来的男朋友,很快就让我妈就知道我恋爱了。我们商量着合作些东西。然后最近他做了个让我哑口无言的网站。来美国之前又去了上海,看了下我的星星衣服的那个展览。为了这个展览,BOO同学要我些一段自我介绍。我想了一晚上 ,只写出来一句话,至今仍然觉得太满意了:“李维伊Weiyi Li是一个没有办过个人展览,也没有人买过她的作品的艺术家。 ”这个展览的宣传上完全没有我的名字。但那又怎样。自己去看了之后又发现印着我的信息的小纸片只剩下三张。于是我妈妈,舅舅和男朋友拿走了最后三张。据说男朋友之后用那纸擦鼻涕了。所以我彻底从那个展览销声匿迹了。听说有很多人去那展览穿着星星拍照了。我想说:如果你穿着那衣服觉得特别合身,那你大概身高是164。因为那衣服是按照我的身高做的 。然后回来学校,一进门看到一滩血一样的东西,脸总拖了1小时都没弄干净。收到jimdo的信件。暑假我用了买了他们的专业版做网站。于是他们给我寄来了一张手写明信片和两袋软糖。我当时就jiong了。。。你们用wordpress的人,有体验过这么人性化的服务么??做了一天半脸总的model。拍了不知到几百张照片。结果他把洗漱用具往在我这里了。我怂恿了他两天。同志们,如果我成功,他将成为我朋友中间第一个穿裙子的理科男。上午送走脸总,回来路上突然突然明白这两天看见地上的标志是什么意思了。我的友邻里面有Felice Varini的粉丝么?他的新作就在New Haven。我路过New Haven Green旁边的小巷子的时候回头一瞄,突然看见。本尊比图片要震撼些。脸总,果然你就是遇不上好玩的事。夏天过去了,New Haven晚上其实有些凉。今天深夜我要继续去studio搬桌子。深夜去的原因是我懒得跟人寒暄。我又开始不梳头不着调的生活。我只是一个消费者。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