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game’

每次玩 Pippin Barr 新出的游戏时都令我醍醐灌顶

June 12th, 2013 | 作品, 艺术家 | 1 Comment

2011年 Pippin Barr 开始做游戏,也是在那时开始关注他,他每出一个游戏我都立马去玩,然后大笑、沉思、着迷、惊叹。。最后肯定还会分享给好友们。

这里是几个最喜欢的游戏。

ZORBA:类似太鼓达人听音乐按按键的游戏,第一次玩时令我甚是痴迷,笑死爹了,音乐很好听。

古希腊酷刑系列:无尽的苦难,无限的沮丧。

永远倒不满的水缸。


永远赶不走的秃鹫。


永远够不着的果子。


永远推不上去的巨石。


永远走不到的终点。

轨道难题:what’s the right thing to do? 两难抉择8bit游戏。

准备好没?你的决定至关重要,请做正确的选择。(按空格开始玩这关)


在后面的一关里,我选择了牺牲一个胖子。。


最后一关!这回绑在上面轨道的人是对你狠重要的一个人,你来选一个:母亲、父亲、亲兄弟、亲姐妹、妻子、丈夫、男朋友、女朋友、女儿、儿子。


这对于一个屌丝来说简直毫无压力啊。

艺术家在场:让你有机会不翻山越岭就能到MoMA探望Marina Abramovic。


瞬间就飞到MoMA门口了,纽约的清晨好冷呀。


我日,欺负第一次进城的。


等了老半天终于进门买到票了!


排最后面那个是我。后来我睡着了,醒来时发现MoMA关门了我正躺在街头。。

艺术game:用贪食蛇画画,用俄罗斯方块做雕塑。

小有成就,call策展人来看看。


“史诗级神作!站在如此的作品面前实乃鄙人毕生最亮瞎之荣幸!屌炸了!”


最后我的作品上了《Art Forum》杂志封面。

30 Flights of Loathing:打一个字母上一级台阶,打错就会掉下来。


不太记得这个故事,大体就是作者说人生多么多么没意义。

自己玩去吧!

*刚发完这篇文章,PB就发布了自己第一个iOS游戏 Snek.